一个“中国淘宝村”的致富经“美丽乡村”建设要有可持续发展产业

(中国减贫故事)一个“中国淘宝村”的致富经:“美丽乡村”建设要有可持续发展产业

中新网龙岩8月24日电 (记者 张金川)“现在购买任何尺寸竹凉席都有赠送收纳袋……”盛夏时节,电商从业者赖健伟在“中国淘宝村”——培斜村用娴熟的网络语言直播带货卖竹席。

培斜村党支部书记华锦先介绍该村里的竹制品产业。张金川 摄

电商从业者赖健伟用娴熟的网络语言直播带货卖竹席。张金川 摄

OPPO的日渐下滑与它的过度营销不无关系。2016年,国民级的广告语“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一经打出,便迎来了巨大的成果,当年OPPO R9的销量接近2000万台,并成功击败小米,成了当年中国出货量最高的手机品牌。

近年来,培斜开发研学体验旅游项目,促进旅游产业由观光游向休闲度假体验式特色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张金川 摄

赖健伟是培斜村80后返乡创业青年,自进入竹凉席热销旺季一段时间来,他在家里忙着直播带货,与网友互动。他大学毕业后,刚开始到一企业上班,之后家乡电商兴起,便捕捉到了农村淘宝的商机,于2014年返乡开启他的电商人生。

相比隔壁的华为头顶着国内舆论的光环+背靠运营商业务+技术,小米拥有一整套IoT生态链+极高毛利的互联网营收。OPPO要补课的内容还很多,毕竟属于OPPO的营销传奇已再难复刻。

对于手机大厂而言,要熬过去就要守住目前的市场地位,否则以OPPO的价格、配置、外观实在没有什么竞争优势。在手机市场,技术才是核心优势。OPPO迎来了更多的挑战。

每到周末,培斜村乡村旅游吸引不少自驾游亲子游前来体验。张金川 摄

电商从业者赖健伟用娴熟的网络语言直播带货卖竹席。张金川 摄

在培斜村中的星宇竹制品厂内,工人们正在忙碌着加工竹凉席。张金川 摄

OPPO的出货量一直在下滑,2018年开始下跌,其中2019年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同比下降20.4%,虽然自2019年全球出货量有所回升,但海外的市场份额在2018年第四季度就一直被小米反超,今年很大程度只能靠国内。

吴碧钗称,这几年效益比较好,村民收入也还不错,今年旺季的时候,工人一个月最多能拿到10000多元。“也就是说村民不用到外面去打工,收入有所提高,孩子也照顾得到。”

每到周末,培斜村乡村旅游吸引不少自驾游亲子游前来体验。张金川 摄

5G手机用户的抢夺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OPPO的销量下滑并不是偶然事件。

从榜单上看,排名靠前的并没有OPPO,熟悉国内手机市场的都知道早在4G时代到来时,“华米OV”就取代了“中华酷联”成为了国内的手机巨头,这四家更是在去年拿下了国内手机市场85%的份额。

谈及多年来农村电商带来的收获,他笑称,“利用网络在家门口找到工作,旺季能找家人一起帮忙,也能赚点钱,现在把小孩送到城里读书,城里也买了房子。”

“在手机基带芯片方面,全球市场容量不会允许有高通、苹果、三星、海思、MTK、小米等这么多公司,肯定有胜出的,肯定有掉队的。从技术上看,后入局者往往是要向先入局者交学费的,何况投入还很难说能否得到相应的回报。从人才角度来看,现在芯片研发人才极其匮乏,也支撑不起那么多企业。”深圳半导体协会秘书长常军峰说。

更在近日,OPPO宣布一加CEO刘作虎将回归OPPO,兼任其首席产品体验官。除此之外,有传言称,联发科无线通讯部门总经理李宗霖已离职,并加入负责OPPO的手机芯片部门。

虽然粉丝众多,可只注重漂亮外观的“智商税”却在减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内在和个性。5G时代,OPPO面临的考验会很大,如何使自己的内在更加完善也是其首要考虑的。

由于竹编产业是培斜村的一大支柱产业,在村中的星宇竹制品厂内,工人们正在忙碌着,该工厂负责人吴碧钗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来,订单络绎不绝,工厂年产值约1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带动当地和周边不少村民就业。

位于福建西部的龙岩市新罗区小池镇培斜村原来是一个省级贫困村,曾被阿里研究中心授予“中国淘宝村”荣誉称号后,成为福建淘宝第一村。培斜村通过三次产业转型升级,大胆先行先试,应用“互联网+”融合一二三产业,推动工贸旅游和农村电商的发展,使培斜村由“输血型”贫困村转变为具有产业支撑的“造血型”示范村。

从今年京东618手机品类销量排行榜来看,依然是苹果、华为和小米霸榜。

在去年11月OPPO就在内部文件中提到“马里亚纳计划”,在今年OPPO CEO特别助理发布内部文章《对打造核心技术的一些思考》,文中提及的三大计划之一就有“马里亚纳计划”。

“刚开始直播,心里有点障碍,觉得不好意思开口,后来把产品放在家里,把门关起来自己摸索,看同行怎么开展直播,由于自己对于竹凉席的工艺等很熟悉,所以很快就上手了。”赖健伟说。

“刘作虎将回归OPPO担任首席产品体验官并兼任一加CEO”的消息引爆网络。早几年,可能要好好普及一加,而现在相信不用过多赘述,近几年一加的战绩有目共睹,虽然国内不是老大,但在国外一加混的可谓风生水起,虽然刘作虎出身OPPO,但一加和OPPO走得却不是一个路线,刘作虎在产品力以及细节的把控上可谓慧眼如炬。此番OPPO召回刘作虎想必是想在产品上做一个大变革。

一段时间以来,OPPO和VIVO被外界戏称为“蓝绿大厂”,曾经的线下之王,其独特色线下营销和娱乐赞助,同时还凭借漂亮的外观,使其收货了大量年轻的粉丝,这也是它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

培斜村淘宝业和竹席产业相得益彰,促进了当地农产品尤其是竹席产业的销售和发展。村中的年轻人大都选择在网络上经营竹凉席、竹编、筷子等。目前淘宝村已有淘宝实体店20家,经营网店120多家,从业人员200多人,吸引了18名本村大学生毕业回乡创业。据统计,2019年培斜村电商销售额突破亿元。

根据IDC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全球排名前五的分别是三星、华为、苹果、小米和VIVO,而曾经的第五OPPO已沦为“其它”之列。

2020年对于手机行业来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2020年是5G手机元年。从4G时代国内手机厂商的革新可以预料到2020年以后手机行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目前的OPPO市场份额压力不小,OPPO一直以来的重心都在线下,但现在华为产品的定价留给线下渠道的毛利空间大,所以不少经销商开始转卖利润空间更大的华为,对于OPPO当务之急是保住线下的优势。

华锦先回忆道,1996年刚上任村支书时,人均年收入在1000元以下,村集体经济收入不足5000元,2019年全村社会总产值近3.2亿元,村集体经济收入128万元,农民人均年收入2.55万元。

小米自2013年开始布局IoT战略,这一策略帮助小米实现营收的快速增长。2019年,小米更新战略,强调万物互联到万物智联,加速AI与IoT连接,在实现万物互联的基础上,让用户获得更加智能的科技体验感。事实上,在市场强需求与技术催生下,AI+IoT正进入发展快车道。

据介绍,近年来,培斜开发研学体验旅游项目,促进旅游产业由观光游向休闲度假体验式特色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如今村级集体经济不断壮大,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百姓生活富裕和谐,基层风气向上向善。每到周末,来到培斜村旅游的人络绎不绝。据统计,2019年培斜村接待游客人数突破100万人次。

频频的人事调整是否证明OPPO意识到自身品牌在营销和产品方面的短板,并试图去改变当下尴尬的局面。

大量的赞助,铺天盖地的广告使OPPO迎来了短暂的高光时刻。但慢慢“高价低配”开始深入人心。

也许OPPO开始重视这个问题,2019年砍掉承担起销量的R系列,OPPO开启了Reno的时代,不过Reno的产品定位一直很模糊,不如R系列那么简单粗暴,初代产品出的是弹出式前置摄像头,但到了第三代就改用挖孔屏,有时主打轻薄,有时主打视频防抖,总之说不清这个机型的主打卖点是什么。

华永乐也是当地返乡做起电商的青年人,他认为,家里有厂,自己卖比较有优势,这样可直接供货,“电商年营业额可以做到一百多万元。”

就是这样,OPPO开始寻求改变。半年来频繁的人事调整,要知道一个常打胜仗的团队是不需要换将的。

但今年疫情严重影响了手机的销售,本来在5G手机的刺激下,手机行业的整体出货量是肯定会增加的,但如今不仅没有增加,还出现大幅度下滑的情况。

疫情下,农村电商出现新情况。为适应新业态,赖健伟也在自己网店尝试直播带货,他认为网友对产品了解更直观。

近些年一直在探索新的转型之路,开始明确自己的产品线,独有的闪充技术,全面屏时代的各种屏幕创新,开创子品牌进攻线上等等。不过虽然有众多光环,但始终没有摆脱“高价低配”的头衔,线上始终未能独占鳌头。

除此之外,美国对华为制裁升级,主要针对华为的半导体芯片,导致华为在芯片方面陷入瓶颈,华为事件引起了众手机厂商的警觉,据报道,OPPO已经成了一支芯片研发团队。

OPPO在还过去的“债”

OPPO在转型之路屡屡碰壁的原因,究其根本是战略上年轻,战术上却过于老套。对未来虽然满怀期待,可又对过去恋恋不舍,嘴上说着不要高价低配,身体却还是很诚实。

每到周末,培斜村乡村旅游吸引不少自驾游亲子游前来体验。张金川 摄

中端的Reno在慢慢的梳理定位,高端似乎就没有那么顺利了,OPPO在年初5G产品布局的定价上也实在是过于自信,主要就是在高端产品上,其中Find X2 Pro版本价格定到6999上,一部跻身苹果三星的定价行列,虽然整部手机的配置都有达到行业顶级的水准,但OPPO的高端品牌影响力尚未形成,这一步未免跨的过大,出现了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场景。

对于OPPO甚至整个欧加集团来说,刘作虎的加入可以帮忙把关产品、拓展海外市场。但问题是,沾染了OPPO气息的一加,还能否得到原有受众的认可,以及OPPO和一加完全不同两个路线能否是相互适应,这都是刘作虎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

“如今的培斜,全村超过八成的村民拥有培斜乡村旅游的股份,基本实现了‘人人是股东,户户有分红’的共富局面。”令华锦先引以为豪的是,村强带动了民富,开创了群众齐参与,携手致富路的“培斜模式”,“合作社+贫困户”扶贫项目还被国家旅游局评为“全国旅游扶贫示范项目”。

相对于3G和4G时代的OPPO,5G时代的OPPO显得更加急迫。OPPO本次的战略调整意图非常明显,弱化营销的OPPO研发将是它的命题作文。没有营销的续命,OPPO也只有靠真本事了。

“培斜大力发展乡村生态旅游产业正是为了实现共同致富的目标。”华锦先表示,“美丽乡村”建设更要有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村民才能真正脱贫、安居乐业。(完)

但OPPO就像芯片的后入局者一样,永远都后知后觉,不争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是在产品普及时,找准市场的切入点。今年1月,OPPO才刚刚宣布正式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进军IoT产业。但OPPO在IoT上能否后发制人还是个未知数。

“以前我们村是很穷的,如今发展农村电商、乡村旅游,老百姓致富了。”培斜村党支部书记华锦先见证了培斜村二十多年来的变化。他说,村里的竹席产品不仅销往全国南北大中城市,而且远销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据统计,2019年全村竹制品年产值达1.6亿元。

在培斜村中的星宇竹制品厂内,工人们正在忙碌着加工竹凉席。张金川 摄

为此OPPO也是招兵买马,从小米挖了前联发科共同运营官朱尚祖担当顾问,联发科的大将李宗霖更是被挖墙脚加盟OPPO芯片部门。

不得不说OPPO很会起名字,玩的一手梗,马里亚纳海沟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深的海沟,也是地球上环境最为恶劣的区域。从中可见研究芯片之路的艰苦卓绝。

打不过华为苹果,干不翻小米,这也许就是OPPO的宿命。在中国手机市场这一片血海,大概也只有血战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