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走P2P、踩雷“聚财猫”从“麻辣诱惑”到“连咖啡”这家新生代投资机构竟如此“倒霉”

2020年的6月,瑞幸之后,又一家知名互联网咖啡品牌“连咖啡”被曝大规模关店,其北京地区16家店铺仅剩2家仍在营业,深圳、广州各10余家门店中也都仅剩1家在营业,而这只是全国范围大规模关店的冰山一角。

连咖啡诞生于2014年,甚至比瑞幸更早探索互联网咖啡模式,也是当年风口之上备受资本青睐的代表案例。企查查显示,连咖啡经历6轮融资,总额约4亿元,最为轰动的是2019年4月2.06亿元C轮融资,背后更是囊括了启明创投、高榕资本等一众豪华资方。

作为原IDG资本合伙人,张震、高翔、岳斌他们从嗅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机会,成立高榕,先后捕获拼多多、蘑菇街、虎牙直播、美团点评、跟谁学、依图科技、平安好医生、毒APP、乐心医疗、华米等一批明星项目。截至目前,已投的超150家企业中,12家成功IPO,3家被并购(Bigo被YY收购,深鉴科技被赛灵思收购、钱袋宝被美团收购)。

“很早期的时候跟罗敏谈过,但是没有投资,因为趣店当时做校园市场,我们觉得有风险,没想到他们后期有做调整。”张震说过,“通过趣店得到的教训是,以后(投资)不能太看重细节,而要把枪口抬高一尺,不只做静态的观察。”

根据2020年7月2日最新消息,有汪涵代言的“爱钱进”APP暴雷,平台被北京警方立案侦办。根据媒体报道,有超过10万人被爱钱进骗超过100亿元,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

2018年12月6日,高榕资本完成了5亿美元的四期美元基金募集,募资完毕后,高榕的投资重点开始转变为新消费、新技术、产业互联网和企业服务。而在此之前,金融领域可以说一直是高榕资本重点关注和投资的板块。

另一个项目,“量化派”,宣传资料显示,其为国内首家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链接金融机构与消费者的科技公司,2017年也曾欲赴美IPO,但其后未有回音。

相关评论表示,量化派错过了2017年的黄金上市期,也就意味着逐利本性的投资方们错失了最佳退出时机。如今,虽有重启上市迹象,但短期内,量化派上市条件是否成熟,以及选择哪个期间上市都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对于像高榕资本这些机构而言,想要收回回报,太难了!

仅以押宝了连咖啡的高榕资本为例,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新兴代风险投资机构,赶上了中概股表现最好的一年,也赶上了国内VC大裂变的“美好时代”。

在众多金融项目中,“聚财猫”、“爱进钱”都算是黑天鹅的典型。

谈到投资医疗,值得一提的还有乐心医疗。

这两年,高榕资本一直声称深耕新消费和新技术领域投资。据融中财经不完全统计,在所投项目中涉及生活消费企业25家、智能科技以及企业服务类约65家。不少昔日的黑马明星项目,如今也在频频被质疑和被非议,如蛋壳公寓、水滴筹、麻辣生活等。

值得注意的,根据媒体报道,高榕资本在2014年认缴凡普金科111.11万出资额,持股比例为10%。按5000万美金融资额计算,估值达到5亿美元。然而,在IPO申报稿中显示,高榕及其关联企业Banyan Fund分两批认购优先股——以高榕资本(深圳)为主体认购3630.7万股优先股,对价20万美元,以Banyan Fund为主体认购7480.3万股优先股,对价1009.84万美元。这与对外宣传的高榕资本5000万美元投资相差近4000万美元。

阿公共卫生部发言人马苏玛·贾法里12日表示,公共卫生部将于近期解除有关限制,允许私立医院进行有关新冠肺炎的诊断和治疗。

策略转变之后的高榕,迎着这两年投资市场所谓的新风向,确实在生活消费和智能科技领域投出了一批明星企业。可即便如此,也仍然没能避免“踩进雷区”,像连咖啡、水滴筹、还有即使上市也前路不明的蛋壳公寓等。

第一阶段在2016年以前,彼时互联网用户数据不断提升和渗透,出现了很多新消费场景以及围绕互联网消费的金融场景,高榕先后投资了聚财猫、钱袋宝、量化派、钱包金服、好贷宝等互联网金融项目。此后,金融业进入科技为产业赋能、为实体经济服务阶段,高榕开始针对所谓“金融科技”投资布局了虎博科技、电融数科、钻联科技、栈略数据等项目。

自2018年下半年,互金平台们频频暴雷,政策监管再度收紧,“金融”便再也不是张震、高翔他们对外发声的主要投资对象,在其各类演讲中也嫌少再听到对于金融科技的投资理念。再观其官网,高榕资本战略已然“变身”深耕新消费、新技术等创新创业领域,投资富有创新力和成长力的企业,而在被投企业的展示栏中也几乎再无金融类企业。

2018年10月,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通过官网微博发布通报称,警方冻结查封聚财猫平台资产约11亿元,平台实际控制人薛某、平台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韩某、王某某被依法批准逮捕,另有14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目前,企查查显示,聚财猫所属公司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经营异常。换言之,高榕资本百万元的天使投资,可以说打了个水漂,听了个大响儿。

对于机构而言,“错过项目”和“错的项目”,千差万别。或许也正是因为不看重细节,才频繁导致高榕项目里飞出了多只黑天鹅。

随着关店风波甚嚣尘上,最受伤的除了创业者和消费者,莫过于那些刚刚砸了钱进去的投资者。

“新”雷从天降,休想“站着把钱挣”

2019年12月,量化派被媒体爆出或重启IPO,但同时,旗下借贷产品“信用钱包”在第三方投诉平台遭到大量消费者投诉,投诉信息达3700多条。不少借款人出现逾期后,遭到工作人员以威胁、恐吓、爆通讯录等非法方式进行催收,甚至言语辱骂和人格侮辱。也遭到投诉,涉及高利贷、暴力催收等。

凡普金科,P2P平台“爱钱进”的母公司,高榕资本2014年投资A轮5000万美元。

自成立以来,水滴公司便先后获得腾讯、美团点评、蓝驰创投、创新工场、IDG资本等知名机构支持。公司创始人沈鹏也曾对媒体表示,要把公司当成产品来做。而今,有关水滴公司究竟“做恶多一点还是为善多一点”的质疑声此起彼伏。与投资人而言,是否也该反思,除了对金钱利益层面的追求,对此类企业发展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

2019年12月,有媒体爆出,热辣生活已全部进入歇业/半歇业状态,三个月没发工资,多家门店关闭,其所属公司麻辣诱惑某高管向媒体证实:公司濒临倒闭,基本没有回旋余地。

企查查显示,成立于2014的量化派完成过四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高榕资本也是在2014年A轮入场,其他资本方还包括华创资本、复星锐正、Star VC、将门投资、东方富海等知名机构。

作为新生代机构代表的高榕,该如何面对当下新的经济周期,路究竟该怎么走?

而早在2019年8月,爱钱进的母公司凡普金科合肥第一分公司就曾疑因贷后催收问题被当地警方进行入场检查。

2017年前后,宜人贷、和信贷、趣店等多家互金平台扎堆登陆美股,上市潮汹涌而来。然而行业欣欣向荣的背后,实则暗潮涌动。不久后政策收紧,长期野蛮发展的互金行业,一夕间被放大到监管聚光灯下,曾经被各大机构趋之若鹜、相互追捧的金融平台们,接连暴雷,“炸”伤投资者无数。

如今,在资本寒冬和创业寒冬的双重冲击下,麻辣诱惑的品牌正在走向消失,对于曾经的投资人,或许要过于悲伤了!

伴随中国互联网从“上半场”走向与实体经济融合的“下半场”,踏准了经济发展的周期节奏,着实幸运!

同样是半年前,2019年12月,水滴筹“扫楼筹款”的丑闻甚嚣尘上,公众质疑“公益变生意”。企查查显示,高榕资本自2016年天使轮投资水滴互助,如今已4次追加投资。

2020,在新冠肺炎的阴霾之下,中国股权投资同样面临优胜劣汰的大洗牌。如此特殊的市场和经济环境下,究竟有多少VC/PE投资者能够笑逐颜开?

风险投资,本质就在于投资者在“风险”与“幸运”之间博弈摩挲。

然而,任何行业都没有“常胜将军”,任何投资都没有“不败战绩”。即便有着昔日投资明星光环的高榕资本,仍然经历了流血又流泪的投资教训!

张震曾公开表示,趣店是高榕投资的遗憾之一。

据融中财经不完全统计,在金融领域高榕投出了约20多个项目,占到总量投资的13.33%。整体来看,高榕对金融的“青睐”,恰好是迎着市场风口而动的,但“风口”往往也意味着“风险”的存在。

2018年4月,凡普金科曾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公司涉及虚假估值宣传的消息也甚嚣尘上。而今,凡普金科在港交所的IPO申请状态显示为:失效。

深圳某知名创投企业高层在接受上述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互联网企业往往会拿虚假融资和估值做文章,号称自己获得大量资本加持,获得知名资本天价的估值,以此来为信用背书,也为企业自身打开市场获得客户进行虚假宣传。”

在金融领域,高榕的投资基本可以划分为两阶段。

企查查显示,2017年8月,热辣生活完成1.4亿元B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经纬中国和五岳资本跟投;2018年6月B+轮融资时,高榕资本再次加持。高榕资本项目负责人曾经表示,“热辣生活在供应链上做了7年深入布局,供应链成本结构非常独特且优质。我们非常认同创始人韩东对食品行业、供应链和消费趋势的理解。”

聚财猫是在2014年8月份正式上线,创始人薛亮为阿里巴巴跨境平台速卖通创始人。高榕资本在2014年底,为聚财猫提供了百万元天使融资,2017年3月春晓天泽投资其1亿人民币A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