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球星更该为普通同事考虑这不是道德绑架

“减薪是应该的,因为我们需要帮助俱乐部共渡难关,疫情蔓延,并不是俱乐部的责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上周六晚间,尤文图斯俱乐部官方宣布,已经和球员教练达成了薪资缩减的协议,将在3-6月开始发放经过缩减后的薪资,俱乐部也向做出承诺的球员和教练致以诚挚的感谢。

德甲多支球队已经在减薪了

2月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德利赫特今年夏天才年满21周岁,此前只是在阿贾克斯打出了上佳的表现,然而当他在去年夏天转会时,尤文图斯为他给出了7500万欧元的转会费、队内第二的薪资水平,这在20年前的足球世界是无法想象的。

而且,现在大多数俱乐部提出的减薪方案,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扣除一部分薪水,而是缓发一部分薪水,让俱乐部的账面上拥有更多的现金,从而可以让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一直都能获得薪水。

20年前的足球俱乐部,没有今天这么庞大。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巴西球星道格拉斯-科斯塔就表示,在这样的困难时期,球员需要帮助俱乐部一同走下去。其中,薪资最高的C罗为此缩减了近1100万欧元。

巴内特俱乐部做得太极端了

俱乐部有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

暂时让渡部分薪水,就能让情如兄弟的装备管理员这样的普通工作人员,坚持到疫情散去的那一天。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我们看到了很多球星、教练、俱乐部为各国抗疫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奉献了自己的善心,但在疫情期间,俱乐部自己也是受害者,在这其中的每个人都应该积极自救,球星、教练这样的高收入人士自然应该做出表率。

之前,英格兰第五级别联赛的巴内特俱乐部就解雇了除教练、球员之外的所有工作人员,以此来减少支出,打算撑到联赛重开的那一天。然而,英足总在上周宣布,包括第五级别联赛在内的多级联赛提前结束,所有成绩作废。

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显示,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

在足球发展的过程中,这本身就不够公平。

德利赫特已经拥有了很高的薪资水平

在更衣室,装备管理员每天都会把球衣、球裤、球袜、护腿板、球鞋整齐地放在座位旁边;在教练组,数据分析师每天都会把昨天训练、下一个对手的数据汇总提交给教练组成员;在媒体部门,社交媒体专员每天都会制作精良的图片和视频,推送给每一位球迷。

在那时,年轻球员不仅要努力训练、快速成长,还要给老球员刷球鞋、洗球衣。2015年,特里就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这样一张老照片:

并不见得,很大程度上是恰好赶上了社交媒体时代而已。

短短的几天内,国际足坛最有威望的两名球星相继迈出了这坚实而积极的一步,起到了表率作用。在C罗和梅西的带动下,减薪会成为一股新的浪潮。而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俱乐部,以及在俱乐部工作的普通人们。

随着法甲、德甲、意甲、西甲的部分俱乐部都加入了减薪的行列,有英媒报道,财政压力同样不小的英超、英冠俱乐部也开始考虑这一方案。

然而经过20年的发展,不仅是一线队,在一些豪门俱乐部的青训学院,都有专门的装备管理部门,每天为孩子们提供干净的训练服和全新的球鞋。现在的足球俱乐部,比以往更为庞大,但薪酬差距也变得更为明显。

随着疫情在欧洲继续蔓延,可以说是支柱产业的足球联赛纷纷暂停,这使得需要依靠比赛来获得门票、转播收入的俱乐部陷入了泥沼当中。没有了收入,但支出还得继续,但足球俱乐部和企业不同,基本上一线队教练和球员的工资就占据了超过一半的支出,这让俱乐部的财政压力陡然增加。

随着减薪逐渐成为了国际足球热议的话题,也有很多球迷认为球星都通过私人渠道为各国抗疫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比如C罗捐赠了5台呼吸机,梅西则为医疗机构捐款100万欧元,因为这些球星、教练赚得多,就让他们接受减薪,多少有些道德绑架的味道。

“我们的意愿始终是减薪。我们当然知道,当这种特殊情况出现时,我们始终是最先需要帮助俱乐部的人。”

减薪当然有为普通员工着想的考量

而巴塞罗那一线队球员发布共同声明,表示愿意减薪70%,一线队球员还将额外拿出部分薪水,保证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能够拿到全额工资。在声明中他们写道:

包括里昂、蒙彼利埃、亚眠在内的多家法甲俱乐部,已经将球员和工作人员列入“临时失业名单”,这意味着他们只能拿到税前70%或者税后84%的工资,而政府会进行不同程度的补贴。

“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当比赛重开,俱乐部拿到了比赛、转播的收入,现金流恢复正常之后,就会在一定期限内把球员和教练薪水逐渐补齐。如果这都能被称为道德绑架,那评价标准未免也太低了。

实际上,这并不能算作道德绑架。

相关推荐 现场视频!香港举行升旗仪式庆祝回归祖国23周年 林郑月娥: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是香港回归祖国以来最重要发展

那时他还没有拿到职业合同,每天都要在一线队大哥们结束训练之后,把他们的脏球衣和脏球鞋拿去清洗。

网络流传的截图显示: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是黄燕玲,系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2012年考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

对于上述信息,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而在德甲,包括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美因茨、不莱梅、门兴格拉德巴赫在内的多家俱乐部已经与球员、教练达成了一致,开始实施比例各有不同的减薪措施。

巴内特俱乐部的做法显然过于极端,即便工作人员比教练、球员更容易招募,但作为一家俱乐部,还是要有足够的社会担当。所以为了维持俱乐部的运营,与工资支出占据大头的球员和教练进行协商,或者寻求政府的帮助,成为了更多俱乐部的选择。

过去的20年,国际足球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大量资本涌入市场,让转会费和薪酬都跟着水涨船高,但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足球比赛真的比20年前精彩吗?现在的球员真的比20年前更强吗?

足球俱乐部的确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但很多工作人员的薪资却并没有跟随市场的膨胀,获得和球员、教练类似的提升幅度。现在这些球员的表现并不见得比20年前精彩了多少,而工作人员们也只是在做着和20年前一样的工作。

在社交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大大加快,这让足球的魅力也随之传播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让这个市场变得更为庞大了起来。有一个很直观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在尤文图斯队中,德利赫特减薪的数额排名第2,仅次于C罗,因为他的薪资高达800万欧元,超过了包括迪巴拉、皮亚尼奇这些早已成名的队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