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所有境外通航点体温超标旅客暂不运输

(抗击新冠肺炎)国航:所有境外通航点体温超标旅客暂不运输

中新社北京3月15日电 (记者 杜燕)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航)海外疫情防控组成员张允在15日举行的一场发布会上透露,所有境外通航点在航班办理乘机手续阶段、登机口候机阶段、舱门口登机阶段分别由航站工作人员、乘务员对旅客进行体温测量,对于体温超标旅客暂不运输。

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建斌就讲述了他为头部房企B公司发行美元债的经历,所经历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所幸最终成果显著。

3月16~22日一周之间,多支由中国房地产商发行的美元债券迎来大跌。其中,中骏集团一支债券跌幅最大,净价跌幅达23.45%;龙头房企中,融创中国的一支债券下跌18.87%、恒大的一支债券下跌22.30%……

吴建斌知道,完整传递信息很重要,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承诺。他会跟投资者说,负债率控制在什么水平、未来增长速度、境外投资占比等。投资者眼睛是雪亮的,倘若这些承诺无法很好地兑现,都会让他们感到不诚实。因此,吴建斌在许诺之前都要缜密思考,并得到B公司实控人Y老板的许可。

一波三折的美元债发行之旅

接下去就是满世界路演。一周时间,吴建斌从中国香港到新加坡,再到伦敦,以及纽约和波士顿,几乎绕了地球一圈,每一个城市安排6~8场路演,最终一共见了65家国际级的债券投资人。

如果说海外疫情爆发是中资地产美元债大跌的导火索,那么“美元流动性陷阱”则是引致美元计价资产挤兑、为二级市场早早埋下的一颗地雷。

张允表示,国航在航班运行各个环节、全过程严防死守。其中,前移防控关口,防“携病登机”。所执行国际航线按照高中低三挡,明确划分疫情输入风险等级,每日动态更新,及时调整升级航班防控等级措施。所有境外通航点在航班办理乘机手续阶段、登机口候机阶段、舱门口登机阶段分别由航站工作人员、乘务员对旅客进行体温测量,对于体温超标旅客暂不运输,并对同行旅客进行劝退。

于是,吴建斌开始制造市场窗口期。他首先公布了B公司的销售签约额,其业绩比同业稍微优秀一些;又在香港举行了一场大型路演,吴建斌亲自和投资分析员见面。一连制造的好消息叠加,终于引来市场的关注,债券成本价格也降到了合理范围。

据中金公司《离岸中资信用债月报》,一季度中资美元债市总体下跌,以疫情为节点前后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市场行情。节前受年初配置潮、境内降准和贸易摩擦缓和影响,市场需求整体提升,收益率与利差均呈现下行。疫情之后市场一波三折,收益率和利差总体大幅上行,高收益板块尤其地产高收益受冲击较大显著下挫。分行业来看,一季度地产板块大幅波动下挫,金融和城投板块相对抗跌。

美元债明星玩家的“神操作”

他表示,在登机后还要防“交叉感染”,通过多种措施阻断旅客、机组、航空器、餐食机供品之间的传染途径。比如,尽量安排旅客分散就座,乘务员分区域服务;平飞阶段至少在中途和飞机落地前对全体旅客进行两轮测温,有体温超标或疑似症状旅客,立即安排至留观隔离区就座。尤其对于高疫情风险回程国际航班,停止机上热餐服务,改为登机时提供预包装食品及瓶装饮用水,取消普通舱耳机配备等。

公司和债务的信用评级关乎融资成本,吴建斌为了能够提高评级结果,分别约见了惠誉、穆迪和标准普尔,积极与这几家评级机构沟通B公司最新情况,并和同业进行优劣势比较。

投资中资美元债的都有谁?申思聪指出,(投资美元债)地产和产业类的主要是美元债券基金(中资外资)、保险公司、做市商(外资中资投资银行)、银行美金自营、对冲基金以及私人银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蚂蚁财富的一周“财富直通车”中,一支持有较多中资企业在境外发行债券的基金获得了超过7万人的追捧。社交平台上,讨论起中资美元债的投资者也逐渐变多。

随后,振奋人心的订单陆续到来,成本也压低到8.125%。同时,公开市场募集的融资额临时加了5000万美元,达到5.5亿美元。此外,还有非公开市场募集的2.5亿美元融资额。17天的紧张工作,吴建斌为B公司完成了8亿美元融资。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吴建斌将老东家中海的财务管理理念带入到B公司的业绩推演中,评级公司也多了不少期盼,最终评级机构也给出了满意的评级。

更难的还在后头。为了让买债人能够给予理解和支持,就要将公司的故事讲好。“故事不仅要动听,更要有血有肉,做出必要承诺,突显与众不同的优势,以增强吸引力,发挥神奇的化学效应。”吴建斌说。

但与美元债大跌相对应的,则是地产美元债到期收益率明显上升。于是,便出现了融创中国、当代置业和阳光城等多家房企回购美元债,以及明星玩家频繁买入中资地产美元债的情况。

3月份,中资美元债市场大幅下跌,以恒大为代表的中资地产美元债券被无情抛售。据华创证券统计,3月9~22日短短两周时间,中资美元债投资级下跌5%(YTW上行88bp),高收益级下跌11.7%(YTW上行614bp)。房地产板块466只债券中有423只下跌,112只跌幅超过10%,70只债券跌幅超过20%。

王春英称,目前疫情仍处于全球大流行阶段,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境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防控工作转为常态化,我国经济发展具有巨大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将继续为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提供支撑。

这是恒大老板许家印的“遭遇”。今年的业绩会上,在被问及恒大资金链问题时,许家印表示:“我(今年1月份)在刚刚还完16亿美元债后,就立即打了20亿美元到证券公司账上去买债,但在市场上买不到啊。”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0日,存量中资美元债共1927只,规模合计8918亿美元。贝莱德、惠理集团、德国安联集团、摩根大通、英国保诚集团等国外大型基金公司、保险机构、银行等是中资美元债的主要持有人,前18名持有人的持有规模占中资美元债的比重超过一半。

一轮大跌却导致中资地产美元债空前火热,这究竟透露了什么信号?对美元债发行大户的国内地产商们而言,这刮的又是什么风?

张允还指出,强化空地协同、多方联动防“带病通关”。对于高风险航班入境时,主动与当地海关检疫部门、机场公司共享信息,提前通报有关旅客详细信息;对于航班中转旅客,主动向海关检疫部门了解所有入境中转旅客的检疫筛查情况,并及时传递到中转旅客的目的地航站,确保疫情信息无遗漏、协助地面疫情防控单位提前做好准备。

投资银行分析认为,美国市场算是稳定,而国内地产公司股价(以下简称内房股)仍然疲软,B公司若想发债成功,其成本应在8.75%以上才有把握。基于此,B公司的发债成本骤然上升到8.7%或更高,吴建斌觉得无法接受。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如此一来,中资美元债遭到抛售的原因就不难理解了。因为在中资美元债中,地产债流动性最好、受众最广,且收益高、业务相对清晰,一直都是国际大佬的心头好,但是一旦发生流动性紧张,往往也最容易被砸盘。从境外市场整体看,流动性枯竭维持了大约3周时间,中资地产美元债二级市场价格也跟着跌了3周。

4月24日,中国奥园集团主席郭梓文表示,月内购买100万美元奥园2021年9月到期美元债。同时,也有地产大佬甚至斥20亿美元欲回购美元债,却未能如愿。

那么,到底谁在抢购中资地产美元债?据了解,过去中资美元债是对冲基金、保险资金和家族信托搅动的江湖,中小投资者很少参与到这一小众的投资市场。但在高收益率的诱惑下,海外债基金也紧俏了起来。

王春英指出,今年以来,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我国采取了强有力应对措施,全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我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市场主体行为理性有序。4月,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主要国家加大了货币及财政刺激政策力度,投资者信心有所恢复。受此影响,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指数震荡微跌,主要国家资产价格有所上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当月外汇储备规模小幅上升。

中达证券研究部总经理申思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资地产美元债本轮暴跌的主要原因是海外流动性紧张,海外资金抛售资产补充流动性而引发的债券价格下跌。

路演结束当天回到香港后,吴建斌准备择机发行这笔债券,但现实却让他陷入了困难的境地。

而随之,中资地产美元债的发行也降至冰点。4月27日午间,时代中国公告称,拟发行2亿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6.0%。这也是自3月27日新湖中宝发行一笔2.25亿美元的美元票据后,时隔一个月中资房企再次发行美元债。

因为当时内地房地产的形势急剧转差,有恐慌性远离的势头,且一家投资银行还猛踩了地产股一脚,把定位在三四线城市开发的房地产商全部降级为卖出。而B公司,正是布局在三四线城市开发的房企。

他透露,3月1日至3月15日滚动统计,国航机组执行境外进京航班在飞行途中检测体温超标、落地移交检疫部门共67人,涉及44个航班。(完)

实际上,发行美元债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透露,3月1日至3月15日滚动统计,境外进京航班在登机前因体温超标暂不运输旅客76人,涉及23个航班。

地产美元债市场发生了什么?

头部房企的资本运作尚且惊心动魄,更遑论中小房企。“美元债是房地产商在海外获取资本的一个重要渠道。每当境内发债比较困难的时候,海外债的渠道就变得非常重要。”惠生国际融资有限公司CEO黄立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一级市场上,今年一季度中资美元债发行量总计584.75亿美元,其中房地产占比达到46%。分月度来看,1月市场需求明显提升,由地产主要贡献了开门红;2月发行节奏放缓;3月受市场大幅波动影响,发行量锐减。

那是2014年,当时资本市场一片低迷,外界并不看好中国房地产市场,吴建斌要和投资银行及评级机构斡旋,以求投资者和评级机构能够给予支持,以合适的成本将债券顺利发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