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创投管理合伙人徐芳ToB产业如金矿待挖掘创业需持“熬”心态

【猎云网(微信号:)北京】4月15日报道(文/王明雅、张鹏会)

1981年10月,辽宁省沈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参加工作。

首先,就是要有辨识度。颜色是一大利器,“皮卡丘”和“小黄人”大受欢迎,离不开它们令人印象深刻的亮黄色形象。LIMA的合作伙伴Marty Brochstein在分析小黄人受欢迎的原因时,也认为它赢在色彩上的独特之处——“黄色的事物总是比其他任何东西更加显眼。”

1985年9月—1988年11月,沈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

1984年4月—1985年9月,沈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质量室副主任。

1988年11月—1990年11月,国家环保局污染管理司副司长。

维基百科统计的《媒体特许经营产品畅销榜》(List of highest-grossing media franchises)显示,这只黄胖子“皮卡丘”,20多年来,带领“精灵宝可梦”系列成为全球最赚钱的特许经营产品,以900亿美元高居榜首,甚至超过了“迪士尼家族”米老鼠、星球大战、漫威等。

冯瑶:我们刚刚也提到To B创业相对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各位嘉宾对创业者这边有什么样的建议?有什么破局之术建议给我们的创业者?

那我们就翘首期盼,下一个国产“萌物”出现时,不再错失商机。

徐芳:我是银河系创投管理合伙人徐芳。银河系创投成立于2017年下半年,我们专注B2B领域,投资阶段是以早期项目为主,天使、Pre-A和A轮,聚焦于:家居家装、汽车后市场、生鲜冷冻以及工业品四大投资方向,全部围绕以供应链为核心的B2B交易平台。在2017年到2018年一年多的时间内累计投了20多个项目,布局相对比较快,今年又是整个产业互联网大热的一年,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早期B2B的创业者涌入这个行业里来。我本人之前在找钢网做投资,在找钢期间主导投资了18个项目,2017年和找钢网联合创始人饶慧钢及原沃尔马中国区CFO蔡景钟老师三个人联合创办了银河系创投,2019年依旧坚守四个赛道里面持续投资B2B。

在徐芳看来,目前的To B是一个金矿式的产业。其一,对比美国上市公司中50%的To B项目,中国只占到4%。其二,国内的小B企业贡献了中国GDP的60%,解决了80%的城镇化就业。其三,To B产业发生了大的变化,包括85后及90后群体的崛起,使得办公方式趋向移动化。与此同时,上游的供应商及经销商群体产生了产品创新意识,而大环境也带来了整个产业互联网的转型升级。

好在国内也开始有一些进步,吸取了《捉妖记》第一部的经验。《捉妖记》第二部衍生品介入就很早,上映两年前有专门的衍生品开发团队,并且关于衍生品开发的版权保护、法律文书等工作也都在同时进行。索尼影业消费品部总裁Mark Caplan就曾表示,设计团队和开发衍生品的团队接触时间越早,成功的概念就越高,“我们对衍生品的介入,一般较电影提前18到24个月。”

徐芳:说三点给B2B领域,第一点,在做商业模型里面高度重视现金流,B2B涉及上下游客户比较多,现金流也非常重要,如果涉及到垫资的业务要去考虑如何将下游客户分为现金客户和预收,上游的客户做到后付,从一周七天的账期不断拉升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平台的现金流就会非常好了。我们账期足够长的时候,平台有现金流,可以逐步的把我们的业务扩大,做到规模。第二点,敢于创新,这个创新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供给端的创新,第二个是流量端的创新,供给端不断思考产品有什么样的创新,现在家居行业还有哪些产品是C段消费者、小B端是一个流行趋势,是否可以替代这个工厂或者指定一个工厂做OEM、ODM,产品要不断的去创新,就像名创优品,整个小产品系列从化妆品到日用百货类,不断创新影响90后或者三四线的人员,流量的创新B端创业者进入这个时候的,多借鉴C端的玩法,非常低成本的获客,不是拉地推团队,而是利用抖音、快手新型的平台低成本获客。第三点,我们要充分利用中国智能制造的红利,以及现在新型品牌的溢价红利,再加现在消费升级起来带入我们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红利,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提炼为制造型零售,我们充分利用制造的红利加品牌溢价的红利再加下沉的渠道,做成一个制造型的零售企业,在B2B这样的商业模型在未来会有很多。谢谢大家。

徐芳:我们认为现在To B领域不是一个泡沫,而是一个金矿,为什么这样说呢?

1996年7月—2004年12月,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站长。

第一点,在2017年到2018年,我们做了美国的对标研究,我亲自把美国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公司进行了一次梳理,梳理发现了几项数据,第一,首先现在在美国上市公司当中有50%是To C,50%是To B,50%To B里边一半是交易性平台一半是企业级服务,偏SAAS类的。但是在中国,中国上市公司当中现在96%都是To C的,To B的仅仅占到了4%。所以我们相信,在中国未来十年To B企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将继续致力于探究人工智能行业核心发展趋势,通过优质AI应用实例分享、科技领域、金融投资等业界大佬互动,聚焦国内人工智能的产业力量,以行业从业者的视角,探讨科技浪潮的机遇与挑战。

90年代,“萌文化”漂洋过海到了美国,影响了一批创作者。到了近些年,我们可以看到好莱坞主流电影也开始频繁出现“萌物”,《银河护卫队》只会说“I am groot”的树人、《神偷奶爸》里讲外星语的小黄人、《超能陆战队》里胖嘟嘟的大白。

2008年8月—2015年11月,环境保护部总工程师。

此外,徐芳也建议,B2B的创业者一定要引入债权,股+债是非常好的模型,股权融资成功之后,给业务带来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

第二,我们的技术工具,包括AI人工智能、大数据,与产业相结合的过程当中,具体某个场景很重要,场景里边的一个点,从一个点开始,我举个例子,在整个产业里面投了一个项目,从支付的点开始切入,对账,上下游的对账,上游开发商到二级批发商、到零售终端,有时候层层对账都是电话里面或者纸质,我们给他们一个工具之后,整个产业链里面的对账全部留存在这个系统里面,这个月卖了多少货、赚了多少钱,曾经是他们连这个账都对不清楚,包括下游这个月赚了多少钱都是不知道的,因为有微信、支付宝,网上银行的转账还有非现金,做了一个聚合之后,支付是这一个点切入进去,对于3C批发市场、汽配领域、服装领域都会带来很大效率的提升,这也是技术给产业带来的一种优惠。

第三点,我们选择创业团队的时候,B2B领域的创业者,CEO大部分来自于传统行业,来自于产业,在早期我们要想我这个行业里面做成一家独角兽企业,做成一个上市公司,团队的搭建一定要找到互补性极强的合伙人,并且这个团队要有稳定性,这些合伙人过往有过合作,有一定的基础,切忌很突然地从一个外面的行业拉一个人进来,因为引入一个人的成本很高,但是他加入之后如果带来不了一些力量的话,也是一个损耗,引入人才大家值得花半年时间频繁跟他接触,越优秀的人才越值得花大力气去挖。B2B的创业者一定要引入债权,股+债是非常好的模型,股权融资之后频繁地跟市面上的银行,信托机构去接触,要有债权融资能力。

“萌物”自然来源于“萌文化”,而“萌文化”起源于日本。根据日本 BBS 记录考证,日本的“萌文化”最早可溯源至 1993 年“泡面番”里的无厘头Q版人物。90年代,伴随着互联网兴起的ACG文化中,“萌”作为“卡哇伊(可爱)”衍生出来的分支,原本只是小众文化。后来,“萌”之所以能从特定的小众群体“出圈”,变成一种全民讨论的社会现象,是因为当时的大环境所致,日本经济停滞增长,经济泡沫过后留下一堆社会问题,通货紧缩、就业率低、老龄化严重等。

“萌物”成了当时年轻人逃避现实的出口,一方面帮他们暂时忘记现实残酷,释放压抑已久的情感。另一方面,满足他们拒绝长大、抗拒衰老、渴望摆脱社会束缚的想象。蓝胖子“哆啦A梦”与黄胖子“皮卡丘”都诞生于经济低迷的90年代不是意外,而Hello Kitty虽然诞生于1974年,但却兴盛于这一时期。

冯瑶:各位都会关注哪些底层技术,会重点比较看好哪些技术跟产业的结合、应用的方向?

周星驰精心设计了这只金色毛绒绒质感、扑朔大萌眼、头上发芽的“萌物”,还专门为它写了同名歌《七仔》,请来了当时人气组合S.H.E演唱。但周星驰在映前接受采访,被问到“七仔”是否会受欢迎时,表现得不是很有信心,片方对“七仔”衍生品的市场预估也严重不足。

这些原本只是配角的“萌物”大受欢迎,甚至超越了主角的知名度。虽然“萌物”电影大多深刻度与质量上次于皮克斯动画,但是票房上却是遥遥领先。比如皮克斯2017年大热的《寻梦环游记》全球也才卖了8亿美元,而同年口碑欠佳的《神偷奶爸3》竟全球卖了10亿票房。同时,“小黄人”在衍生品市场的表现也同样出乎意料,据LIMA(全球特许授权商品联合会)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小黄人”成了全球衍生品市场的一大助力,出人意料的贡献了11.6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如今“小黄人”已经成了环球最值钱的IP。

中国“萌物”去哪了?

冯瑶:嘉宾给创业者提出很好的建议,再补充两点,第一点,关键词是成长,刚刚我们也提到,每个公司的发展都是阶段性的,每个阶段升级打怪的内容不一样,无论CEO自己还是创业团队,在每个阶段是不是能够掌握这个阶段核心必要的能力跟你的团队是不是足够的互补,能够具备这个阶段不同的能力,能不能自我成长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借力,包括自己的力、身边资源的力以及杰森也提到债权、股权,你的资源方,To B最终一定需要打造一个生态,无论产品生态还是供应链的生态,能够借力是很重要的。所以在这边其实也回到点题上,发布B计划以及台上诸多投资To B方向的机构,我们今天在一起也是希望能够形成这么一个关系链,能够帮助更多的创业者更好的成长,投资机构能够发最好的项目,能够相互成就。非常感谢各位嘉宾。

1990年11月—1993年3月,国家环保局自然保护司司长。

周星驰也终于忍不住发声,呼吁大家支持正版,尊重创作者的知识版权。近些年,国内开始呼吁版权保护,国家出手打击网络影视盗版资源,但一切才刚刚开始,整顿衍生品盗版之路,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在此之前,国内衍生品的商业意识还需要加强。

“萌物”的兴盛,自然催生了“萌经济”兴起,新世纪的日本学者及媒体将“萌经济”作为一个专有名词,大肆讨论。据日本滨银总研2004年报告显示,在当时日本的漫画和游戏领域的“萌经济”,已经拥有 888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亿)的市场规模,现在这一数字早已翻倍。2014年的分析师估算,三丽鸥每年单单从Hello Kitty中,就能收益7.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亿)。

谈及对B2B领域的创业建议,徐芳提到,做商业模型应高度重视现金流,如果涉及到垫资的业务要考虑如何将下游客户分为现金客户和预收客户,上游的客户做到后付,从一周七天的账期不断拉升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当账期足够长的时候,平台有现金流,可以逐步扩大业务做大规模。其次,敢于创新,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供给端的创新,二是流量端的创新,像名创优品从化妆品到日用百货类,不断创新影响90后或者三四线的人员。最后,充分利用中国智能制造的红利,以及现在新型品牌的溢价红利,做成制造型的零售企业。

徐芳:针对主持人这个问题,首先To B是不是特别难熬,以及我们的投资逻辑,我简单说三点,第一点,To B 开始的时候要做好熬的心理准备,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心态,首先要思考的一个问题,你的客户是谁?你为你的客户带来什么价值?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汽车后市场,汽车后市场在前几年有好多投资人,有上百亿进入这个领域,其实跑出来的企业凤毛麟角。第二个案例,以 Sysco 为例,有三类客户群体,中小型的小B,街边店,大中型、中型的连锁酒店,第三类客户学校、医院、机关,大中小B的客户不一样产品类型不一样,进入一个行业的时候壁垒在哪里?速度怎么办?好多创业者一上来,三类客户都服务,三个产品体系全SKU、单SKU,这些问题大家要想清楚,早期To B打磨商业模型的时候一定要多花时间,把你的客户研究透,在这个行业究竟要解决哪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一上来能想清楚的,而是在0到1的阶段需要去不断打磨你的商业模型,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目前全中国中小企业有4000万家,小B企业有4000万家,他们贡献了中国GDP的60%,给国家贡献了50%的税收,也是这些中小企业解决了80%的城镇化的就业,所以有这么多小B的存在,而我们B2B做交易性平台本来就是要赋能这些中小企业,帮助他们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提升效率,提升整个交易的效率,降低他们的成本,让这些中小企业健康、稳步、快速的发展。

关于To B的投资逻辑,包括三点内容。徐芳介绍,首先,To B企业在启动初期要做好熬的心理准备。“打磨商业模型的时候一定要多花时间,把你的客户研究透,想清楚在这个行业究竟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她表示。再者,对于银河系创投来说,比较倾向于投资三类商业模型的创业公司,分别包括供应链+SAAS、扩门店型、B2B2C。其中,名创优品即是典型的扩产品扩门店型。最后,银河系创投在选择创业团队的时候,比较看好CEO来自于传统行业的创业项目。此外,其团队的搭建一定要找到互补性强的合伙人,切忌外行者的加入。更重要的是,越优秀的人才越值得去挖。

可想而知,无论真人版电影的口碑如何,它都必将带动绒面皮卡丘衍生品的新一轮销售增长。其实在映前,北京合生汇举办的电影同名《大侦探皮卡丘》主题娱乐展,已经迎来了客流高峰。据主办方透露,近期举办的各类线下展门可罗雀,唯有“皮卡丘”如此火爆,周边衍生品都卖得很好。

其次,衍生品设计还需要贴合商品,产生双赢的效果。《星球大战7》打造的衍生品球形机器人,是迪士尼与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SPHERO合作的。当时迪士尼选择一个销量差强人意的品牌合作,令人费解。但SPHERO却将BB-8的形象与球形机器人完美结合,发布了新版本,很快售出了2万台。这款球形机器人,还被《福布斯》评为有史以来最好的《星球大战》衍生品。

日本学者川口盛之助在《日本创意·萌经济》一书中指出,“萌经济”有十大特点,拟人性、上瘾性、人际润滑剂、健康长寿、关怀地球、克服困窘、生活剧场化、轻薄短小、客制化、点到为止。

结果《长江七号》上映后,“七仔”大受欢迎,但观众怎么也找不着七仔衍生品玩偶的售卖处。因为上映时,片方才委托制作的正版玩偶的厂商加班加点制作,导致影片上映约一周后,衍生品才姗姗来迟,而且数量严重不足,北京市场断货近半个月,将利益拱手让给了地摊盗版商。当时售卖七仔的小贩,甚至将地摊摆到了中影集团的门前,令工作人员哭笑不得。

冯瑶:我大概介绍一下云启资本的情况,我们基金也是在2014年成立,现在管理两只美元基金和人民币资金,我们投资定位跟主题非常有相关性,一条是技术投资线,一条是产业互联网的线,在我们大几十个投资被投企业当中主要都是以做To B企业方向的为主,包括企业服务的公司以及做SAAS企业负责的公司,也包括跟B2B供应链交易平台的公司。个人也关注产业互联网,之前主要投资B2B供应链平台,包括找钢以及垂直行业赛道的企业服务平台。从我们基金,包括我个人,在行业里面也能看到,整个To B的赛道从资本热度的角度经历了一个比较大的起伏阶段。早年在2013、2014年的时候,整个赛道有一拨热潮,这个热潮之后看到2015、2016年、2017年To B资本关注度并没有这么高,现在看到特别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到现在,To B赛道的热度不断的在升温,也包括很多基金的关注,也包括类似BAT这样大的互联网公司的进入,所以下面一个主题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我们也看到To B赛道在最近这一年的时间,开始升温,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怎么看待近期这个To B创投的火热?各位是不是认为现在To B投资存在泡沫的呢?

2008年,日本随机抽样调查的人气最高TOP3的IP分别为“哆啦A梦”、“龙猫”、“米老鼠”,它们无一例外,都具有亲切无害的国民感。到了十年后,2018年,这个TOP3排次完全没有变化,国民性“萌物”IP的生命力持久到令人诧异。

一个“萌物”的经济生态,其实就是一个IP的产业开发链,从各类衍生品、主题乐园、主题餐饮店到品牌合作的服装鞋履配饰等。那么,“萌物”IP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冯瑶:在座都是投To B的机构,跟很多专注投To C的机构比较来说,很多人说To B的企业它的成长路径可能会相对线性一点,它可能一年三倍、一年五倍,已经很早的增长了,但是To C有的是爆发式的增长,很多人说,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投资To B就比较需要去熬或者去等待,以及你这个需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在里面钻研,追问一下,这个问题给各位嘉宾,大家怎么看待这一点的?以及大家在投资To B整个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4月12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AI星球联合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创头条协办。

一个“萌物”形象,想要受全年龄的喜爱,形象就必须是亲切、无害的。皮克斯的《头脑特工队》里,按照人的喜怒哀乐设计的人物,虽然性格是无害的,但是看起来却是有害的,给人一种距离感。在衍生品的销售上,就会有一定局限性。

1983年3月—1984年4月,日本神奈川县工业研究所进修。

但色系不是核心取胜之处,有业内的设计师就曾透露,大白的超高辨识度胜在它简单,他们设计的“大白”选择纯白色,是为了贴合了它呆萌无害、温暖贴心的角色形象。同时,我们可以看到,简单形象的好处就是衍生品的开发上,可设计和可创意的空间更多。大白“两圆一线”的形象可以很贴合的附着在很多衍生品上,水杯、台灯,甚至是灯泡上,都毫无违和感。

那么,怎样的“萌物”才能真正卖得动呢?

2008年4月—2008年8月,环境保护部生态司司长。

2004年12月—2008年4月,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生态司司长。

徐芳:新技术从整个产业链来看,我们在看整个产业链的时候分为三段,上游的生产端以及中间的流通端,下游的零售端。从上游生产端而言,对于工厂从原材料的采购、产品的研发到整个排产计划的销售是一套系统,MES的管理系统,中间的流通端称之为整个供应链管理的核心,包括采购、销售、仓储、物流、金融,最终到整个零售端,到达我们的小B端或者到达C端,这里面涉及到ERP管理系统、CRM各种营销工具。所以从整个产业链拆分成三段以后,每一段需要的技术系统不一样,技术能力也是不一样的。在中国我们投了一个医药的项目,全球80%医药耗材全部在中国生产,整个产能是在中国的,在山东一带有大量的小型工厂,如果说一上来给他非常高科技的工具,给他提供物联网,他们也是非常排斥的。在这个阶段,如果帮他降低原材料的采购成本,他们是非常关注的。我想表达的意思在分为三段之后,我们的技术工具运用在哪个场景下?在哪个场景应用?如何去运用?找到什么样的客户群体是需要我们深度思考的,这是第一。

究其原因,就不得不说,皮卡丘背后的“萌物”经济。这个从日本“卡哇伊”经济衍生而来的支流,正在全球范围内盛行起来。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迪士尼在设计衍生品时,动画师与消费品部的人员联系紧密,经过无数次会议,一起确定角色形象。确定之后,迪士尼会根据电影上档的时间倒推开模、制作的流程时间,以保证在电影上映前在迪士尼乐园或商店内,就有衍生品的售卖。“七仔”的商机显然被缺乏衍生品意识的片方,给延误了。同样错失商机的还有“胡巴”,《捉妖记》第一部上映时,“胡巴”也是如此,衍生品介入时间晚、后期供货严重不足。

在由云启资本副总裁冯瑶主持、以“2019To B与科技投资:回归与想象力”为议题的高峰论坛上,元禾重元执行合伙人李莹、金沙江联合资本管理合伙人周奇、银河系创投管理合伙人徐芳、国科嘉和基金执行董事丁润强和方广资本投资总裁惠成峰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国内电影里的第一个具有潜力的“萌物”可能要属七仔,出自周星驰2008年的电影《长江七号》。

第二点,说一下我们的投资逻辑,我们喜欢投三类商业模型的创业公司,第一类是供应链+SAAS,只是单纯从SAAS工具切入整个行业,目前比较保守,因为你下游买家或者上游的卖家他们关心的问题是,跟你合作之后,我能卖出什么量,卖到什么价格买家的心理很简单,是不是从你这儿便宜进货,我想要的时候是不是有,这两者相结合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型。第二类的商业模型叫做你能够扩产品扩门店,典型的是To B领域能够明显对标名创优品,我们对名创优品研究的非常深入,整个To B领域需要这样的形态,我们在汽车领域投了三头六臂,在生鲜领域投了欢乐番茄,恰恰这两个项目现在跑得非常好,整个是一线基金全部在抢的两个项目,所以这样的商业模型梳理清楚之后比较好。第三类是B2B2C,比较典型的是新康众,一开始门店是几家,全部是自营门店,一家家开起来的,早期资本也是非常观望的态度,从去年阿里投了40多亿起来之后,其他资金都进不去了,想清楚你的模型之后逐步的标准化,打磨清楚之后再疯狂地扩张,切忌一上来疯狂的全国化,那是一个误区。

1993年3月—1994年8月,全国人大环资委办公室主任。

最后,想要成为大“萌物”IP,当然要具有国民性,覆盖全年龄阶层喜爱,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包含低幼向、成人向的大合家欢群体。根据角色数据库《角色形象调查2018》,角色人气第一的哆啦A梦,在日本全国3岁-65岁男女中有7成表示“喜欢”,与此相对,日本男性和女性艺人第一名,好感度都只有5成左右。

其次,“萌物”性格要更加多元。不是一味的单纯可爱,这类单一的“萌”物不能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具有反差或是调侃性的角色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小黄人”形象就包含了多种“萌”。

“萌物”顾名思义,具有萌感的人物角色,我们这里主要讨论电影中的非人类角色。这类角色,大多外表憨态可掬,但行为往往会表现出反差,比如“呆萌” 的龙猫、“蠢萌”的大白、“贱萌”的小黄人等。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简单来说,“萌物”符合社交网络时代消费习惯,让人方便快捷地获得即时的舒缓与治愈。谁不想拥有一只大白,累了可以抱一抱?或是一个小黄人,让我们面对烦闷,可以一笑置之?电影里的“萌物”不仅能吸引低幼儿童,还能刺激女性观众以及寻求纾压群体的消费。

第三点,我讲一下整个产业的大的变化,现在为什么说To B这么火热呢?三个变化,第一、买家变了,现在的85后以及90后全部崛起了,这部分群体的崛起,在各个部门采购部门、营销部门、销售部门希望用到的工具和老一辈的人已经不一样了,他们希望用到移动化的办公,他们可以及时下单,不需要通过QQ、电话。第二、卖家变了,上游的这些供应商以及他们这些经销商群体已经有一些意识,他们的产品需要创新,他们的供给侧需要改革,上游的产品+供给端都要进行数字化。第三、整个大环境变化了,现在国家都在倡导阳光采购,并且各个企业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也高了,加上现在整个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经起来了。基于这三点大环境变了,所以这一系列的变化带来了整个产业互联网的转型升级。所以我们说,也包括我们银河系创投自己的定位,我们在看整个B2B的时候,我们是美国50年前的商业模式再加中国的现代科技的创新相结合的,所以我们坚信,未来十年一定是中国的B2B黄金十年,而资本应该一起助力行业发展,掘金B2B赛道。谢谢!

看似呆萌无害,但又总是强作古灵精怪姿态谋划事情,形成反差的“贱萌”,最后计划全部落空,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形成“蠢萌”。小黄人的衍生品上也体现了这一多元性,在形象呈现方式上,从单纯卖萌到调侃性的贱萌,各种各样表情应有尽有。这种多样性,不仅提供了给消费者更多选择,还增强了与消费者的互动性。

徐芳介绍,银河系创投主要专注于早期项目的投资,聚焦于家居家装,汽车后市场、生鲜冷冻以及工业品等四大方向,全部围绕以供应链为核心的B2B交易平台。

冯瑶(主持人):大家下午好,今天很高兴跟几位业界大咖在一起交流我们的B计划,今天是B计划第一次亮相,也邀请到了很多重磅嘉宾,我们首先请各位嘉宾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1994年8月—1996年7月,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

而国内电影院里的热门电影衍生品,玩偶、T恤、水杯、包包等。毫无创意的设计与粗糙的做工,大多都与网络盗版、路边摊货相差无几,很难让人有购买欲,而名不副实的标价更是让消费者有一种被勒索的感觉。